巨大的LED屏幕上,一對身無寸縷的男女正在恩愛纏綿。

   頂級的環繞立體聲音響中傳出銷魂蝕骨的呻吟聲。

   標准的女上男下體位,從女人裸露的背影都能看出她完美的身材,白暫嫩滑的肌膚毫無瑕疵。

   男人的手放在女人胸前的柔軟上,女人嚶嚀一聲,男人翻身把女人壓在身下,兩個人的臉清晰的出現在所有人面前。

   宋雲卿愣愣地看著大屏慕,仿佛感覺到一把鋒利的刀插在了自己的心髒中間,疼痛到無覺。

   屏幕上這一對赤條條的人,男的是她的未婚夫衛子傑,女的是她最好的朋友裴瀟瀟。

   兩個人此時都站在她的身邊。

   今天,此刻,是宋雲卿和衛子傑的訂婚典禮。

   剛剛大屏幕上播放著她和衛子傑從小到大的合影,配著主持人煽情的解說,照片剛播了十幾張,從宋雲卿三歲,衛子傑七歲時開始,還沒放到宋雲卿十歲,忽然畫風就變了,青梅竹馬的照片換成了活春宮。

   “啊——”一聲尖叫,本來站在宋雲卿身邊的裴瀟瀟撲到了幾步以外的衛子傑懷裡。

   如果剛剛還有人沒有看清視頻中的兩個人的話,這下就清楚的明白了,因為宋雲卿還站在原地,而衛子傑的懷裡卻多了一個女人。

   賓客中一下子就炸開了鍋。

   “什麼情況?那個女人不是宋雲卿的好朋友嗎?”

   “就是,宋小姐被劈腿了?”

   “喲,這女的身材不錯啊!挺有料的嘛。”

   “怎麼回事?!”沈毅一聲怒吼,衝上去擋在LED大屏幕前,可是那是一個巨大的三米多高的屏幕,他一米七多的身高站在兩個赤條條的人前,實在是滑稽。

Advertising

   衛同甫的臉也已漲成豬肝色,只是他比沈毅反應快,直奔向屏幕後側的演播室,關閉LED屏幕。

   裴瀟瀟低低啜泣,傷心欲絕的看向宋雲卿,“雲卿,你不是答應我不再追究這件事嗎?我已經答應你,等你們訂婚之後就離開子傑,離開這個城市了,為什麼?為什麼你一定要鬧得人盡皆知?你,你真的要逼我去死嗎?”

   衛子傑本來對於裴瀟瀟忽然撲到他懷裡還有些尷尬,一聽這話,震驚的扶住裴瀟瀟,“瀟瀟,你說什麼?雲卿逼你離開?逼你去死?”

   宋雲卿的耳邊傳來金器交鳴的聲音,轟轟地響,她茫然的望著衛子傑,這個男人與她是指腹為婚,她從有記憶起就知道這一輩子她將與衛子傑攜手一起走。

   他什麼時候與裴瀟瀟在一起的?

   自己又是什麼時候答應不追究裴瀟瀟了?

 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他們,在說什麼?

   “宋雲卿,你怎麼這麼惡毒,連你的未婚夫和好朋友都坑!”衛子傑的妹妹衛子美一把推在宋雲卿的在肩上。

   呆呆的宋雲卿完全沒有防備,腳步踉蹌著後退,正好退到沈毅的身邊。

   沈毅滿面怒容,揚手就是一耳光,“畜生!你干的好事!丟盡了我們兩家的臉!”

   宋雲卿還沒有站穩,就被這一耳光打倒在地上。

   衛子傑一急,剛要去扶,裴瀟瀟卻緊緊抓著衛子傑的手臂。

   宋雲卿側頭,卻正好看到裴瀟瀟眼中的得意。

   “哎,沈兄,你怎麼能打孩子呢?雲卿,快起來。”一雙大手把宋雲卿扶起來。

   衛同甫嘆口氣,“雲卿,別怪你爸爸生氣,你這事做得,實在是過份了。”

Advertising

   丁玲玲卻手指指向裴瀟瀟:“你是哪來的小賤貨?一定是你勾引了子傑,你給我滾,我是不會讓你進我家的門的。”

   裴瀟瀟害怕的往衛子傑身後一縮。

   衛子傑擋在裴瀟瀟的身前:“媽,你別怪瀟瀟,雲卿,瀟瀟是你最好的朋友,你不能逼得她走投無路啊!”

   宋雲卿在衛同甫的攙扶下終於站穩,一滴淚不小心滑落,她抬眼看向衛子傑,這個她愛了一小輩子的男人,忽然發現,他竟然如此陌生。

   是啊!裴瀟瀟是她最好的朋友,他知道她是她最好的朋友,他們卻一同背叛她,還要指責她的不對?

   “宋雲卿,真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個兩面三刀的人,哥,這樣的人你怎麼能跟她訂婚?以後結了婚還不一定怎麼黑你呢!她也太歹毒了!”衛子美惡狠狠的瞪一眼宋雲卿,對著衛子傑說。

   衛子美與宋雲卿是高中同學,從小就不喜歡宋雲卿,總是與沈雅雯一起欺負她,對於宋雲卿會是她未來嫂子的事更是一直耿耿於懷。

   “你給我閉嘴!雲卿可是宋家的大小姐,那個賤貨是什麼人?她有雲卿的身家嗎?我們衛家怎麼能娶個沒身份的兒媳婦?”丁玲玲連忙阻止女兒,情急之下卻忘記了控制音量。

   丁玲玲對宋雲卿談不上喜歡,但對於她的身世背景卻是非常在意的,娶她做兒媳,對兒子的未來助力很大,放眼望去,這些豪門中可沒有比宋雲卿合適的了,重要的是,宋雲卿身價雖高,人卻老實,好欺負好拿捏。

   所以,她立刻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場,這個兒媳婦衛家不能失去。

   宋雲卿剛剛還有些感激未來婆婆明辨事非,為自己出頭,卻原來,她是這樣的心思。

   “是啊!姐姐,你可是宋家大小姐,你這樣做,也得考慮一下宋家、沈家和衛家的臉面啊!”沈雅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。

   “雲卿,你真是辜負了你爸爸對你的疼愛,你太傷他的心了。”吳曼麗柔媚的嗓音不高不低,帶著傷感。

   她們母女的話,讓沈毅和衛同甫的臉色更加的難看,這孩子太不懂事了!家醜不可外揚啊!